中工网首页时政评论国际军事社会财经企业工会维权就业论坛博客理论人物网视图画体育汽车文化书画教育娱乐旅游绿色城建打工
                 

                中工军事

                军民

                “我永远是骑兵连的兵”(图)

                2019-05-25 12:57:34 解放军报

                时隔42年,一位老骑兵重回老连队。他思念的,是那漫山遍野的格桑花,是那片洒下他热血的“故土”——
                “我永远是骑兵连的兵”
                ■文明

                  (一)

                  杨长世老人是在女婿的陪同下来探望自己的老连队。他头戴一顶鸭舌帽,有些佝偻的身躯穿着旧式中山装,花白的胡子与黢黑的脸庞透射出岁月的沧桑。

                  老人来时,连队正在外驻训,留守营区的我接待了他们。老人用左手从背包里掏出一个被很多层塑料袋严实包裹着的盒子,一层一层、小心翼翼地将塑料袋解开,打开盒子给我看。盒子里整齐放着的,是一个小本子和3张照片。

                  3张照片,一张是证件照,一张是老人着旧式军装和战友的合照,最后一张照片上,老人威武地骑在扬蹄的战马上,双手提缰,意气风发。那个小本子上清晰地印有“退役证”3个字,里面清楚记录着老人荣立过三等功1次、嘉奖6次,部职别一栏“骑兵”二字格外显眼。

                  老人告诉我,1973年他从甘肃应征入伍,来到青藏高原当了3年骑兵。他经多方打听,才知道老连队历经数次转隶改编,现属于第76集团军某旅骑兵营果洛骑兵连。这正是我所在的连队,是目前全军仅有的几支建制骑兵连之一,驻地海拔4200多米。

                  “老班长好!”我确信眼前这位老人就是我们的骑兵老前辈,立刻向他行了个标准的军礼。

                  “不要客气,都是战友,叫我的名字就行。”老人迅速起身还礼,敬礼时右手颤抖,看上去很是吃力。

                  “班长,我们想去你们的驻训地看看,行吗?”老人很客气地对我说。

                  我给指导员汇报了一下,因为驻训地离连队不太远,我请老人稍等片刻,等我忙完手头的事就带他们去。

                  “不耽误你的工作了,我知道那地方在哪里,自己去就行。”话音刚落,老人已走出了营房,我和他的女婿忙跟了上去。

                  上山的时候,老人步速很快,像一个着急回家的孩子,丝毫不像60多岁的人,我和他的女婿追了好一段才跟上他。

                  快接近驻训地时,老人突然停了下来,尽量让佝偻的身体站得笔直,从衣领到衣角仔细地整理着装,像是外出执行任务归来的战士,等着向值班员报告,请求归队。

                  “以前这是我们的靶场。”老人指向前方,战士们正在组织乘马跳上下训练。我本想尽地主之谊,为老人介绍这一带的情况,没等我开口,就被老人打断了:“前面那座山,我们那会体能训练时没少山上山下来回地冲,山的后面长满了格桑花……”岁月在变,可老人对这片他生活过的土地依然熟悉如初。

                  (二)

                  看到训练场上英姿飒爽的骑兵战士,老人眼睛瞪得溜圆,黢黑的脸上散发出一抹红光。

                  “只要马刀出鞘,就只能往前冲,剑锋所指,有我无敌,有敌无我……”老人和战士们谈起很多骑兵的历史以及训练方法,乘马越障、乘马劈刺这些训练课目,他都能讲清楚动作要领。

                  看着老人兴致勃勃的样子,我在一旁和他的女婿聊起了天。“老班长身体真好,这么大岁数了还这么硬朗。”

                  “其实他右手受过伤……”他的女婿叹了口气,我立刻想起老人回敬军礼时右手颤抖的样子。

                  女婿讲起了岳父的故事。1976年,杨长世带领全班执行任务,途中遭遇暴雪,军马受惊癫狂,一名新兵从马背上跌落,脚套在马镫里,被狂奔的军马拖拽着向前。危急关头,杨长世骑马追上失控的马匹,毫不犹豫地奋力一扑,用匕首将新兵的镫革割断,战友最终获救,他的右手腕却粉碎性骨折。

                  为了不影响执行任务,杨长世忍着剧痛坚持到最后。因为出色完成了任务,他不仅获得三等功,也光荣地成为一名党员。后来连队打算送他去西宁就诊,可由于交通不便,加上大雪封山,最终只能在当地医院就诊,因为医疗条件落后,伤情被耽误,他的右手落下残疾。

                  之后没多久,杨长世服役期满,连里希望他能继续留队,一方面因为他平时表现优秀,另一方面也希望给他一些照顾。可此时杨长世已经不能再骑马了。骑兵不能骑马,还算是一名合格的骑兵吗?每当看到战友们骑着战马、挥着大刀驰骋在训练场,杨长世的心似乎被一刀一刀地剜着。他不愿在连队里“闲”着,更不忍战友对他嘘寒问暖。无论怎么给他做工作,杨长世都不为所动,不想再给连队添麻烦,最后他带着伤残证明回到甘肃老家。

                  (三)

                  杨长世离队那天,指导员为他卸下军衔。泪花在杨长世的眼眶里打转,他眼睛死死地盯着前方,尽量不让泪水流出来。被他救下的那名新兵走过来紧紧抱住他,泣不成声:“班长,对不起,是我拖累了你。”

                  “伤疤是军人的勋章,很荣幸我的军旅生涯能有这样的勋章。好好训练,当一名好兵。”杨长世拍拍新兵的肩膀,踏上了回乡的汽车。从此,作别高原。

                  “岳父这辈子没有生育,他是我妻子的继父。很多年前我亲岳父去世,他‘倒插门儿’到我妻子家里与我岳母相依为命,把子女拉扯大。”女婿望着不远处的岳父,眼里充满同情。回到家乡后,村里照顾杨长世,工分给他计满分,加之他年轻力壮,即便右手不灵便,生活起来也没有太多困难。后来土地包产到户,一切活计都要亲力亲为,随着年龄的增加,右手的残疾越来越影响他的生活,日渐贫困的他错过了娶妻生子的黄金年龄,用他的话说:“娶了别人也不能让人家过上好日子,就不要去祸害人家了。”

                  “原本他可能就这样孤独终老,直到遇到我岳母,才算有了一个完整的家。”女婿讲道,近年来老人身体每况愈下,他一直想念着高原,想念着骑兵连,他说如果余生不能再回老连队看一眼,死不瞑目。

                  我们来到高地的背后,也就是老人曾经训练的地方,漫山遍野的格桑花正悄悄地绽放。“格桑”在藏语里是“幸福”或“美好时光”的意思,骑兵连自上世纪50年代初进驻果洛以来,一代又一代的官兵像杨长世老人一样,守护着高原人民的格桑花,守护着他们的幸福与安宁。

                  离开驻训地,骑兵连官兵乘马列队用骑兵特有的举刀礼送别老骑兵。杨长世老人用颤抖的右手捧了几捧泥土装好,小心翼翼地装进背包。

                  走出营门的那一刻,杨长世突然转身面向马队喊道:“我永远是骑兵连的兵!”

                  那一刻,一股热泪涌出我的眼眶。

                  绘图:冯 柱

                编辑:韩京华
                 
                 

                相关阅读

                 
                 

                图片

                 

                图片

                 

                排行

                 

                专题

                • 专题

                  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成立70周年

                • 专题

                  “最美退役军人”风采录

                • 专题

                  走进军营“00后”

                • 专题

                  “春暖花开”策划|军事40年:国防和军队建设伟大成就

                • 专题

                  2018网络媒体国防行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8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
                天津体彩6+1哪个好_江西福彩什么意思-重庆时时彩哪个好 163| 腾讯公益| 神雕侠侣古天乐版| fifa最新排名出炉| 我在未来等你| 垃圾分类| 千方百计爱上你| window10| 放羊的星星| 朱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