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网首页时政评论国际军事社会财经企业工会维权就业论坛博客理论人物网视图画体育汽车文化书画教育娱乐旅游绿色城建打工
                 

                中工军事

                军旅

                边城老兵

                2019-08-12 15:04:41 解放军报

                  “达坂城的石路硬又平啊,西瓜大又甜呀……”

                  穿过风城,越野车疾驰在广袤无垠的戈壁深处,一路向北,划破大漠苍穹,直奔阿勒泰。

                  眺望夕阳的足迹,天山雪峰映着余晖。即将穿上戎装的我,一时还参不透它无言的寄语。

                  颠簸近五个钟头,阿勒泰街道上的霓虹灯终于闯进了视野,恰如点点星辰般耀眼。汽车徐徐开进分区大院,迎接我们的是军务参谋老张,一束灯光照在他脸上,映射出一种老边防的刚毅。

                  茶余饭后的唠嗑,聊理想、聊当下,不知不觉聊到了老张身上。瞧着他脸上一道道岁月留下的痕迹,还有那双握起来有些扎人的“老茧手”,懵懂中我们开始好奇他都经历了什么。

                  老张有些絮叨,说他已经在这里待了快20个年头,当兵、立功、提干,班长、主官、参谋,恋爱、结婚、生子……他的经历一如他留在千里国境线上的足迹,深浅不一、坎坷不平。

                  那年初春,当时还是小张的老张孤身一人背起行囊,乘汽车向边防连进发,路上的积雪越来越厚,无奈,只得换乘哈萨克族老大爷的马车,顶着风、摸着路,他踉踉跄跄进了哨所。

                  刚过一宿,扛着一道杠的他,被编入巡逻队。初次骑马的新鲜劲儿只逗留了半天,硬邦邦的马鞍隔着棉絮磨得他大腿生疼,巡线一圈,脱皮两块。老张说,现在回想起来,那点罪算个啥,但当时年轻,心里总有些解不开的疙瘩。

                  夜已深,我脑海里萦绕着这位老兵未完待续的故事,期待着即将开启的军旅时光能更加丰富多彩。天蒙蒙亮,老张把我们叫醒说“该出发了”。下一站,我们即将前往可可托海镇。

                  途中,老张看我盯着窗外发呆,他递给我一支烟,我笑着摆手!安怀檠毯冒!彼び跻豢谄,他是在边防连时开始学抽烟的,那个年月边防哨所条件比不上现在,乏了累了抽支烟缓缓劲儿,要是想家了,或是受了委屈,抽支烟,心里也没那么难受了。

                  坐在勇士车后排,摇晃着沿环山路绕了几十道弯儿,若不是一位放牧人赶着羊群悠闲地晃荡在山岗上,真觉得自己被拉进了无人区。

                  晌午时分,车缓缓驶出大雾弥漫的山谷,终点站到了?煽赏泻,一座与内地村庄相差无几的边陲小镇,一条主干道撑起整条街,饭馆、商店、旅社……一目了然。县人武部位于镇东北角的一块坡地上,院落不大,除了两层的办公楼和招待所,还有一个篮球场。

                  “我在这里待了5年呢!崩险呕匾,在边防一线,他患上了严重的风湿性关节炎,组织只好把他调整到武装部任职。

                  刚到武装部时,由于缺乏在少数民族聚集区工作的经验,上级很少派他处理军民关系事宜。好不容易遇上征兵宣传任务,老张与一位参谋到镇上矿区进行政策讲解,可哈萨克族群众不太认识汉字,他就一字一句讲给群众听……那次经历,让老张结识了几位哈萨克族朋友,至今还有联系。

                  那天晚上,老张拿了几本书给我,交代我到了部队有空就复习功课,有机会争取考上军校。

                  “您是为啥来当兵呢?”我接过书,好奇地问。

                  “那会儿家里穷,姊妹多,我是老大,早出来早帮家里分担!”老张又点了支烟。

                  “这么多年了,您没想过回去?”

                  “想过,咋没想过!可时间拖久了,又觉得离不开这儿了!崩险琶纪方羲,捻灭烟头,端起茶缸咕咚咕咚几口。

                  老张说他单名一个“亮”字,当初是为了“小家”才远赴他乡,如今是为了“大家”而不忍离去—祖国边疆需要有人守卫,驻地建设需要支援,军民共建也很迫切。

                  那是在15年前的一天,老张带队巡逻,途经一处石头土坯房,里面住着哈萨克族四口之家;野档拿河偷葡,两口子围着火炉煮着汤,两个孩子没有棉衣穿,冻得裹着被子。临行前,老张把自己的备用棉衣留给了这一家人。

                  如今,他已经在边疆深扎了根,他把心也留在了这里。这就是一名边城老兵的情怀,一个老边防的家国担当。

                  张亮,我记住了这个老兵的名字。

                  西北边城,他戎装伫立的样子,至今印在我的脑海。

                编辑:徐林
                 
                 

                相关阅读

                 
                 

                图片

                 

                图片

                 

                排行

                 

                专题

                • 专题

                  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2周年

                • 专题

                  《新时代的中国国防》白皮书

                • 专题

                  “最美退役军人”风采录

                • 专题

                  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成立70周年

                • 专题

                  2019年联合国维持和平人员国际日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8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
                天津体彩6+1哪个好_江西福彩什么意思-重庆时时彩哪个好 千图网| 中餐厅| 百度地图| 周琦不敢出门见人| 北京社保| 华为| 李楠回应战败|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 蜡笔小新| 证券业协会|